科幻動畫《Alone》以Blackmagic Design產品完成拍攝和製作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弗里蒙特市 – 2021年2月10日 - Blackmagic Design今日發佈消息:於12月3日在WatchDust.com平臺首映的科幻動畫《Alone》採用Blackmagic Design攝影機拍攝,並以DaVinci Resolve Studio完成後期製作。

影片中的Kaya Torres是一名不修邊張、堅韌頑強的航太工程師,她長期駐紮在太空船上從事研究工作。某天,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將飛船炸成了兩截,而Kaya所處的逃生艙不幸被捲入疑似黑洞的軌道,孤立無援的她要獨自面對一切,逆境求生。在思考如何自救的同時,Kaya開始與同樣被困附近某顆行星上的地圖製圖員Hammer互發資訊。隨著談話內容的不斷深入,兩人的友情逐漸升溫,同時Kaya也開始意識到自己逃出生天的希望似乎越來越渺茫。

影片《Alone》由J. Scott Worthington編劇,William Hellmuth執導,是電影製作人追求理想,在有限預算內創作出一部擁有電影品質優秀動畫的經典案例。Hellmuth在電影攝影方面已頗有成就,他一直想在導演領域拓展自己的技能。在讀了Worthington編寫的同名短篇劇本之後,Hellmuth決定跟他合作,沒想到一下就迷上了拍電影。

作為一名電影攝影師,Hellmuth深知畫面中呈現的真實感是製作這類電影動畫的重點。我熱愛電影攝影,Hellmuth說道,也熱愛攝影指導這個職業。因為你可以通過視覺的表達方式,展現出極為豐富的意義和深度。 在選擇使用哪些器材拍攝這部影片時,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我知道,用URSA Mini Pro G2拍出來的畫面品質肯定好。我的廣告項目和不少故事類題材的項目也是用這款攝影機拍攝的,它能還原出相當不錯的膚色調和色彩。我的大部分出色作品都是用Blackmagic的攝影機拍攝的。

Hellmuth決定同時使用變形鏡頭和球面鏡頭拍攝這部電影,其中變形鏡頭用於進一步烘托主角孤身一人被困飛船內的強烈幽閉感,而星球上的畫面則以更標準的16:9片幅來呈現廣茂而宏偉的外星地貌。他十分讚賞URSA Mini Pro 4.6K G2可快速切換寬高比的功能,這令團隊在不同部署方案和拍攝場景之間過渡變得十分快捷。

此外,使用Blackmagic RAW格式拍攝也為電影製作人提供了目前最大程度的後期製作空間。其實,我們最初之所以選擇使用Blackmagic的攝影機進行拍攝,這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Blackmagic RAW,Hellmuth補充道,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編碼格式。我知道用Blackmagic RAW格式拍攝電影能確保最大程度的後期自由度,這對視覺特效師和調色師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雖然不好界定,但我所有使用Blackmagic RAW格式拍攝的素材畫質都相當棒。畫面色彩豐富濃郁,細節銳利而不刻板,即便經過後期處理的 大幅調整,這種感覺依然還在。

 

為了充分利用Blackmagic Design的全套生態系統優勢,Hellmuth選擇使用DaVinci Resolve Studio完成這部影片從畫面剪輯到最終處理在內的全部後期製作。剪輯師Anthony Parisi之前並未接觸過Resolve,但他很快就熟悉並上手使用了。多年來我一直使用其他軟體剪輯,所以當被告知要嘗試用Resolve來完成規模更大的故事類電影,以保證後期製作進度的時候,我稍微有些緊張,Parisi說道,Resolve直觀的剪輯工具令我印象深刻,而且這款軟體的上手速度比我預計的快得多。其中有一個特別不錯的設計就是,我可以快速設定自己習慣使用的鍵盤快捷鍵,這樣我就能快速展開工作,實現無縫過渡。

與此同時,Resolve豐富的剪輯工具和流暢的工作流程也讓Parisi獲益不少。它能跳過創建代理檔的步驟,直接使用原始素材,這點我很喜歡。而且剪輯完成之後,我也不用浪費時間去生成EDL檔,只要把時間線發給調色師就可以了。 通常,剪輯師需要在套底之後檢查那些帶有速度調整場景的片段,但因為影片是使用Resolve剪輯的,因此Parisi知道不會出問題。這款軟體可以確保速度更改操作被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不用你再去一一核對並修改,這個問題在使用多個剪輯程式的時候是很常見的。

在時間線上剪輯片段的時候,我還發現這款軟體能對當前選中片段的剩餘素材量給出直觀的視覺提示。你可以直接在時間線上看到,因此能立即知道是否還有更多內容可以加工。現在我再回去使用其他軟體程式剪輯的時候,就會很懷念這個貼心的功能,它太有幫助了。

影片《Alone》中的故事絕大部分發生在太空中,因此需要依靠大量的後期製作進行加工,以獲得逼真的觀感,所以Resolve中豐富的工具集就顯得極為重要。包括調色師Dan Edwards和混音師Stephen Hartwell在內的製作團隊能輕鬆實現專案檔的全面共用,每次有改動或添加操作,群內都能及時獲悉,從而幫助Hartwell和Parisi進一步改進影片剪輯。

Blackmagic RAW檔不論從哪方面看,幫助都是巨大的,Edwards如是說,不論是撥放,還是使用家用電腦分頭進行遠端協作,這些檔都十分高效,絲毫沒有拖慢進度。 影片進入後期製作階段時,正是新冠疫情爆發,多地宣佈封城的緊張時刻,好在團隊在DaVinci Resolve協作工具的幫助下得以順利完成工作。專案製作遇上疫情打亂了我們後期工作流程的節奏,幸好有Resolve幫我們另闢蹊徑,使用遠端調色解決方案順利完成製作。William可以使用他居家辦公室的Flanders監視器,而我則可以遠端控制他的Resolve副本,這讓我們都能確保自己和對方看到的是一樣的畫面。

 

和剪輯師一樣,Edwards對和其他部門之間的合作便捷度表示滿意。我認為這是最棒的合作方式,但其實我幾乎都不用去考慮剪輯師或調音師的部分!整個流程再簡單不過,這對我們管理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字資產來說是一種極大的幫助。而且,我們只需要轉交項目檔就可以,不用套底渲染檔,這也讓我們省了不少心。

座標西雅圖FreshMade工作室,Hartwell使用DaVinci Resolve的Fairlight為影片《Alone》創作了宏偉且具有科技感的音效。雖然片中故事大部分時間都發生在逃生艙內,但音響設計和混音依然面臨不小的挑戰,需要花時間去打磨。對於片中蟲洞部分的解析,我的設計是:由於時空發生扭曲,Kaya和Hammer之間發送的訊息都被困在這個蟲洞堙AHartwell,因此,在Kaya穿越蟲洞的過程中,她會斷斷續續地接收到兩人過去的聊天內容,而且速度也會不一樣。能夠有機會去進一步探索影片中的聲音所帶來的能量,這令我無比激動。

音響設計師Christopher Moore完成影片聲音部分的製作,再由Hartwell將其拆分成15個單獨的軌道,在Resolve中以時間線的形式出現。這樣我們就能擁有靈活性,可以同時實現微觀和宏觀意義上的混合處理。 然後,音效團隊會使用當中的協作功能,讓一人負責主時間線混音,另一人在另一房間負責對白剪輯。團隊使用了Resolve Fairlight的強大內建工具,而其中可連接第三方外掛的功能尤為實用。

在對白部分的主要壓縮處理上,我們使用BlueCat將內容發送到Waves C6 Multiband Compressor多段壓縮器外掛的SideChain側鏈版本,然後專門處理我們想要閃避的對話頻段。此外,我們還使用Izotope RX進行各種音頻清理,使用Reaper完成某些音響設計任務。這種處理方法在影片中作用最突出的一處就是蟲洞的部分,我們創建了一些特別有意思的聲像調整和多普勒效果。有了Resolve和Fairlight的幫助,我們就能利用外部處理工具,並且所有改動都會在Resolve中即時更新。

雖然Hellmuth目前仍是一名電影攝影師,但他一直想要執導這部動畫的電影長片版本,希望屆時依然能請到原班人馬,再創奇跡。我很喜歡與演員們互動,設計場景,和一眾部門主管共同深入研究電影中的每一個創意領域。當然,這些還是要歸功於J的精彩故事,是它再次激發了我內心對導演的渴望。最後歸結起來就是,我想要導演那些我認為是重要的、能夠打動我的、讓我有代入感的故事。

 

DaVinci Resolve Studio、URSA Mini Pro 4.6K G2
 發布時間:2021年2月17日

NEWS

網站資料搜尋

  •    

pagetop